全部
  • 默认栏目
  • (490)

房地产的降温是中国经济复苏的起点

房地产的“降温”是中国经济复苏的起点王鍊利 刊于《中国经济报告》2017年第10期,此为原稿今年1至7月份,房地产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下降2个百分点、但国民经济的增长速度提高了0.2个百分点。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认为,“这说明房地产市场的降温或者适度降温,并不必然会下拉经济增长速度”。 其实,房地产业近二十年的膨胀势态,早已严重干扰了中国国民经济的正常发展、健康发展。对房地产市场,已经不仅是“降温”,而是必须适度遏制...

  • 417
  • 0
  • 2
  • 0
2017.10.20 01:12

宪政——“利益制衡利益”的政治制度

王炼利这几年,为了弄明白“宪政”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将《政府论》、《论法的精神》、《联邦党人文集》、《潘恩选集》《辩论》等经典著作作了真正意义上的“研读”,获益匪浅。从中发现目前中国关于宪政的认识,参杂了太多情绪性,缺乏实事求是的论述。学者以求真为出发点。我将自己在“宪政”上的求真探索,与大家分享,《宪政——“利益制衡利益”的政治制度》,就是我探索的一部分。美国为什么“制宪”?美国制宪者如何 “以利益制衡利益”?...

  • 159
  • 1
  • 12
  • 0
2017.09.19 21:42

张光明、王炼利:《网络上,帮派之争已压倒是非之辨?》

今年2月中旬,在王炼利的凤凰博客上,首次刊登了张光明、王炼利的《“史傅德”:寻找真实的马克思一文批注》(以下简称《批注》)。该文作为对《财经》杂志一篇访谈文章的批评,在此后的一段时间里,在学术专业圈子里引起了一些关注,但在网络上应者寥寥,波澜不惊。对此我们不感到意外。在如今的网络上,真诚讨论问题的文章往往是不受欢迎的,受到冷遇原是一件平常的事情。然而从8月底起,这篇《批注》却出人意料地热了起来!可这...

  • 941
  • 0
  • 9
  • 0
2017.09.18 20:02

张光明、王炼利的共同声明

《马列之声》编者先生:不久前,《马列之声》转载了张光明、王炼利《“史傅德”:寻找真实的马克思一文批注》。此文是我们接到贵刊希望授权转发的要求后同意转发的。从今年2月19日拙文上网以来,贵刊是第一家希望授权转载拙文的网站。对于这篇耗费了我们几个月时间的《“史傅德”:寻找真实的马克思一文批注》,我们希望能得到传播。但是,就贵刊在拙文前面所加的“编者按”,我们有如下声明: 拙文对“史傅德”的批评,仅针对《寻找真实的...

  • 787
  • 0
  • 7
  • 0
2017.09.11 21:00

张光明、王炼利对《史傅德:寻找真实的马克思》(《财经》刊文)的批驳

2016年第64期《财经》杂志刊登了《财经》杂志记者马国川的署名文章《史傅德:寻找真实的马克思》,此文继后被迅速转载和传播。而然诡异的是,此文在《财经》杂志自己的网站上被删了。《“史傅德”:寻找真实的马克思》一文批注张光明 王炼利代绪言炼利:迫于你一再的“压力”,从昨晚开始,我又写了对2016年11月7日第64期《财经》杂志上这篇题为《史傅德:寻找真实的马克思》的访谈文章的评论。因为该文实在水平太低,不值得作理论批评...

  • 194
  • 0
  • 0
  • 0
2017.08.27 21:54

我的2016思考——为每个人拥有法律确认的利益而努力

我的2016思考——为每个人拥有法律确认的利益而努力向期待我文章的朋友们献上我2016年的思考。这个思考与我们每个人的幸福和利益有关。每年,我都有所提高。每年,我都向朋友们奉上一份比起上年又进一步的思考。我以这种方式,表达我对朋友的尊重。我已经被“掐声”有六、七个年头。掐之手来自将“自由”当口号喊的帮派。自由一旦结成了“帮”和“派”,就没有自由了!好在有了自由的微信。我又可以捧着一颗心与大家交流。请喜欢此文的朋友能...

  • 577
  • 0
  • 25
  • 0
2017.01.11 14:39

新闻道德的底线是记者不能用笔制造出事件!        ——《谁杀死了李丽云?》是如何出台

今天(2017年1月3日)从媒体得到消息,北京东城区法院认为记者柴会群关于“缝肛门事件”、”走廊医生事件”的报道“没有秉承客观、公正的新闻工作原则,未如实反映事实真相”,驳回原告柴会群的诉讼请求。作为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就读《南方周末》的老读者,我关注过柴会群的好几篇关于医疗事故的报道,觉得他的报道有着无事生非的嫌疑。我就在2014年春天写了以下《新闻道德的底线是不能用笔制造出事件——谁杀死了李丽云是如何出台的》这篇文...

  • 717
  • 0
  • 4
  • 0
2017.01.03 21:06

李吉诃德:“民主”Style

@关山:我们不需要谁批准,在宪法规定马克思主义是指导思想的国家,用马克思主义批判马克思所说的资产阶级的敌人等级特权,正是坚持马克思主义。不过,我最近考虑另一个问题:我们习惯说“极左极右”。对吗?我的思考是认为不对,活跃在舆论场的是伪左和伪右。伪左伪右本质上是一路人,都是喜欢做假造假,造谣生事,不屑做老实人,没有道德底线,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在中国目前伪右比伪左更有市埸。伪右伪左根本不信左也不信右,只是投...

  • 815
  • 1
  • 8
  • 0
2016.11.03 20:55

我与辛子陵先生商榷

辛子陵先生很有名。他写了一系列关于“晚年恩格斯”的文章,也很有影响。然而,这些文章我们不能当真。谁当真谁上当。因为辛子陵先生太会信口开河了。陋作《谁在修正恩格斯——与辛子陵先生商榷》一文,初稿于2013年,2014年发表在本人博客上。在该文中,我一一指出了辛子陵先生是怎样信口开河、怎样断章取义、怎样不顾时空局限胡乱引申恩格斯话的。可惜,我这篇“认真”的文章影响远比不上辛子陵先生的信口开河。我认为,不能因为“民主”...

  • 1393
  • 1
  • 9
  • 0
2016.10.31 13:03

不要再炒作梅思平了!

王炼利(原作写于2012年,最近网媒又在炒作梅思平,重发此文以正视听)2009年以来,网络上忽然对一个历史人物梅思平有了兴趣,兴趣还越来越大。一个早已经走进历史的被判死刑的汉奸,很邪乎地在死后六十多年后“暴热”,而热点不是因为他的卖国,而在于他的“曾经爱国”,在于他“曾经是五四学生运动领袖”,真是活见鬼了!但只消我们化一点点时间,就可以从网络中明明白白考查出这些都是子虚乌有,“梅思平暴热”的后面,是有人想借梅思平...

  • 2497
  • 0
  • 6
  • 0
2016.10.11 1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