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 (503)

张光明、王炼利对《史傅德:寻找真实的马克思》(《财经》刊文)的批驳

《“史傅德”:寻找真实的马克思》一文批注张光明 王炼利代绪言炼利:迫于你一再的“压力”,从昨晚开始,我又写了对2016年11月7日第64期《财经》杂志上这篇题为《史傅德:寻找真实的马克思》的访谈文章的评论。因为该文实在水平太低,不值得作理论批评,但常识性错误几乎重重叠叠,俯拾皆是,所以,我仍然用了批注的方式。起初我以为此文转述的是史傅德的观点。我不敢相信,一位据说参加过马克思恩格斯著作考证版工作的学者,水平居然...

  • 644
  • 0
  • 9
  • 0
2017.08.17 21:41

我的2016思考——为每个人拥有法律确认的利益而努力

我的2016思考——为每个人拥有法律确认的利益而努力向期待我文章的朋友们献上我2016年的思考。这个思考与我们每个人的幸福和利益有关。每年,我都有所提高。每年,我都向朋友们奉上一份比起上年又进一步的思考。我以这种方式,表达我对朋友的尊重。我已经被“掐声”有六、七个年头。掐之手来自将“自由”当口号喊的帮派。自由一旦结成了“帮”和“派”,就没有自由了!好在有了自由的微信。我又可以捧着一颗心与大家交流。请喜欢此文的朋友能...

  • 517
  • 0
  • 23
  • 0
2017.01.11 14:39

新闻道德的底线是记者不能用笔制造出事件!        ——《谁杀死了李丽云?》是如何出台

今天(2017年1月3日)从媒体得到消息,北京东城区法院认为记者柴会群关于“缝肛门事件”、”走廊医生事件”的报道“没有秉承客观、公正的新闻工作原则,未如实反映事实真相”,驳回原告柴会群的诉讼请求。作为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就读《南方周末》的老读者,我关注过柴会群的好几篇关于医疗事故的报道,觉得他的报道有着无事生非的嫌疑。我就在2014年春天写了以下《新闻道德的底线是不能用笔制造出事件——谁杀死了李丽云是如何出台的》这篇文...

  • 687
  • 0
  • 4
  • 0
2017.01.03 21:06

宪政——“利益制衡利益”的政治制度

宪政——“利益制衡利益”的政治制度王炼利这几年,为了弄明白“宪政”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将《政府论》、《论法的精神》、《联邦党人文集》、《潘恩选集》《辩论》等景点著作作了真正意义上的“研读”,获益匪浅。从中发现目前中国关于宪政的认识,参杂了太多情绪性,缺乏实事求是的论述。学者以求真为出发点。我将自己在“宪政”上的求真探索,与大家分享,《宪政——“利益制衡利益”的政治制度》,就是我探索的一部分。美国为什么“制宪”?美国...

  • 1108
  • 1
  • 32
  • 0
2016.11.06 17:52

李吉诃德:“民主”Style

@关山:我们不需要谁批准,在宪法规定马克思主义是指导思想的国家,用马克思主义批判马克思所说的资产阶级的敌人等级特权,正是坚持马克思主义。不过,我最近考虑另一个问题:我们习惯说“极左极右”。对吗?我的思考是认为不对,活跃在舆论场的是伪左和伪右。伪左伪右本质上是一路人,都是喜欢做假造假,造谣生事,不屑做老实人,没有道德底线,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在中国目前伪右比伪左更有市埸。伪右伪左根本不信左也不信右,只是投...

  • 773
  • 1
  • 7
  • 0
2016.11.03 20:55

我与辛子陵先生商榷

辛子陵先生很有名。他写了一系列关于“晚年恩格斯”的文章,也很有影响。然而,这些文章我们不能当真。谁当真谁上当。因为辛子陵先生太会信口开河了。陋作《谁在修正恩格斯——与辛子陵先生商榷》一文,初稿于2013年,2014年发表在本人博客上。在该文中,我一一指出了辛子陵先生是怎样信口开河、怎样断章取义、怎样不顾时空局限胡乱引申恩格斯话的。可惜,我这篇“认真”的文章影响远比不上辛子陵先生的信口开河。我认为,不能因为“民主”...

  • 1345
  • 1
  • 9
  • 0
2016.10.31 13:03

不要再炒作梅思平了!

王炼利(原作写于2012年,最近网媒又在炒作梅思平,重发此文以正视听)2009年以来,网络上忽然对一个历史人物梅思平有了兴趣,兴趣还越来越大。一个早已经走进历史的被判死刑的汉奸,很邪乎地在死后六十多年后“暴热”,而热点不是因为他的卖国,而在于他的“曾经爱国”,在于他“曾经是五四学生运动领袖”,真是活见鬼了!但只消我们化一点点时间,就可以从网络中明明白白考查出这些都是子虚乌有,“梅思平暴热”的后面,是有人想借梅思平...

  • 2461
  • 0
  • 6
  • 0
2016.10.11 13:42

被易中天先生、贺卫方先生逼出来的一篇博文(发表于2011年)

朋友们:以下是我对美国宪法不“人云亦云”的思考。从2011年至今,以下文章曾经在网络上发了三次,但影响甚微。从2010年开始,我的声音已经很难从网络传播出去,作为2003年春就在网络上发表文章、一系列文章进入高层内参的 “中国著名退休女工”,我深感困惑。然而,我的思考是一个学者的思考。美国立国时的时代背景和美国宪法本身,我认认真真地研究过;《潘恩选集》、《联邦党人文集》、洛克的《政府论》、孟德斯鸠《论法的精 》,我...

  • 1857
  • 2
  • 14
  • 0
2016.10.11 13:38

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节选)

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节选)——在徐景安《创建中国新文化(北京)论坛第十九次会议》的主讲发言2010.12 王鍊利 一、 民主权利的“争”与“给”之别 五、 没有财产的稳定占有规则就没有公民民主 民主权利建立在个人财产权基础之上4 光有“ 民主”解决不了公有制对私产的隐性侵犯 制订和实施民法典是实现公民民主的基础民主有着許多不同的概念和定义。今天谈的是社会主义民主。社会主义民主也有多种概念和定义。我们不可能面面俱到谈...

  • 1041
  • 2
  • 31
  • 0
2016.10.05 11:48

住房公积金:平民的鸡肋,某些人的“收入”

2010年,新浪网邀我开“数字民生专栏”,每周一期。专栏刚开,就得到众多网友支持和欢迎,网管欢欣鼓舞。但同时一股阻力随之即来,专栏才出了三期,原先约我开专栏的网管“隐身”了,半年后,这位网管离开了新浪网,才发信息告诉我:“王老师,对不起,有人不喜欢你说话。”现在,我将《数字民生》三期中的一期“谁是住房公积金制度的真正受益者”呈大家——这几天不是都在谈公积金制度的存废吗! 谁是住房公积金制度的真正受益者 新浪数字...

  • 989
  • 0
  • 11
  • 0
2016.09.29 1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