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道德的底线是记者不能用笔制造出事件!        ——《谁杀死了李丽云?》是如何出台
2017-01-03 21:06:46
  • 0
  • 0
  • 4

今天(2017年1月3日)从媒体得到消息,北京东城区法院认为记者柴会群关于“缝肛门事件”、”走廊医生事件”的报道“没有秉承客观、公正的新闻工作原则,未如实反映事实真相”,驳回原告柴会群的诉讼请求。

作为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就读《南方周末》的老读者,我关注过柴会群的好几篇关于医疗事故的报道,觉得他的报道有着无事生非的嫌疑。我就在2014年春天写了以下《新闻道德的底线是不能用笔制造出事件——<谁杀死了李丽云>是如何出台的》这篇文章。由于当时网络环境不利于在博客发表此文,此文是通过邮件群发的。今天,正当我准备在本人博客上发此文时,见到了一张几十人在法庭外声援柴会群的照片,上有如此标语口号:“声援记者柴会群!”“揭发医疗腐败,打击缺德医生”、“守望医疗安全,追求社会公正”、“赞有良知记者。。。。。。(看不清)”、“秉承职业操守,彰显凛然正气”。作为关注过柴会群的《南方周末》的读者,觉得“声援”这事蹊跷,现将我写毕已近两年的文章呈诸位,希望能有助大家了解柴会群的报道风格。并欢迎诸位指正。


新闻道德的底线是记者不能用笔制造出事件!

——《谁杀死了李丽云?》是如何出台的?

王炼利写于2014年春


“要维护‘弱势群体’的话语权,并不代表要以丧失新闻道德作为代价。”这是一个网友在《谁杀死了李丽云?“丈夫拒签手术致孕妇死亡案”再调查》这篇著名报道后的留言。这篇起了耸人听闻标题的报道,也很能说明最近十年来某些《南方周末》记者的职业习惯。

2007年11月21日发生在北京的22岁孕妇李丽云死亡事件,虽然曾经震动中国,但事件本身并不复杂。那天,外来妹孕妇李丽云在“丈夫”肖志军陪同下,先去私立北京市济润中西医诊所“看咳嗽”,接诊护士发现病人病情很重,未收治立即劝其到大医院就诊。该诊所用车将李丽云和肖志军送到朝阳医院京西院区。京西院区呼吸科发现李丽云病情危急,当即收治了李丽云,而此前二周,李丽云都在个体诊所治疗“重感冒”。正义网记者吕卫红采访当天的护士得知,呼吸科收治后发现李丽云已经全身水肿,随时有生命危险,立即与妇产科沟通,将她转到妇产科。妇产科检查后发现肺炎已经导致产妇的心肺功能严重下降,产妇和胎儿都有危险,必须马上进行剖腹产。 剖腹产需要家属签字,可是肖志军认为李丽云“来看咳嗽的,不是来生孩子的,生孩子还要一个多月”,拒绝在剖腹产手术书上签字。几个小时后,产妇和胎儿双亡。11月22日,肖志军将不签字的理由分别告诉了《南方都市报》特约记者安库雷和《新京报》记者。

肖志军对《南方都市报》特约记者说: 4月12日带李丽云去看了中医,中医告诉他刚刚怀孕,“我推理,从4月12日到现在,才7个月,怎么会生孩子呢?我要带老婆走,医生不让,我就怀疑医生是让她死……”

《新京报》记者采访肖志云的记录:

新京报问:什么时候发现怀孕的?有没有做过产前检查?

肖志军:今年阴历二月底(公历4月中旬)发现的。没做过检查。

新京报:你知道老婆怀的是男孩还是女孩?

肖志军:男孩。我们找一个老中医把过脉说是男孩。我8岁的时候有个和尚告诉我,我的老婆会被人害死,我的第一个孩子是男孩,也活不了,要好好看着他们。

新京报:你相信医生还是和尚?

肖志军:相信和尚。因为和尚说的都应验了。是医生害死了我老婆,我到死都会记得。

2007年11月25日,北京市卫生局组织了市级孕产妇死亡专家评审,认为患者死因为重症肺炎、急性左心衰竭、肺水肿、呼吸功能衰竭,由于患者未能及时就诊,虽经抢救,死亡不可避免。

《南方周末》记者是在2009年春天法院对“朝阳医院是否存在医疗过错”进行司法鉴定的当口,介入了李丽云事件,离李丽云之死已经相隔了一年半。2009年4月30日,柴会群记者的一篇《谁杀死了李丽云?——“丈夫拒签手术致孕妇死亡案”再调查》见报,近一年半前的李丽云事件以“惊悚剧”的形式展现在公众面前,大夺眼球。但几乎没有人去关注,同一天在《南方周末》见报的,还有一篇《朝阳医院“变形记”》,记者也是柴会群。说的是2004年底原中国铁道建筑总公司总医院从企业中分离并入了北京朝阳医院,“北京朝阳医院京西院区”由此成立,随之发生的问题有人事编制、待遇、“一院两制”等。

5月27日,柴会群在他的博客上披露了他为什么会在事隔一年多后对李丽云事件感兴趣的原委:“年初到北京出差时,拜会了一位法医朋友”,“无意中提起早已沉寂的李丽云案”,法医朋友“不经意间说,这个案子不是你们媒体报道的那样,根本就不该做什么剖腹产。”这一下让柴会群觉得,“问题出来了”——“李丽云是个不足月的孕妇,她去医院真的不是生孩子的,是医院要给她剖腹产。”那医生为什么要让她剖腹产呢?柴会群在他5月15日发的博文《驳〈也谈谁杀死了李丽云〉》中,断言“产科医生给李丽云实施剖腹产的目的根本不是通过终止妊娠缓解病情,而就是为剖腹产而剖腹产”,“因为治个‘咳嗽’收费再多也比不了做一个剖腹产手术来钱快。”这就可以解释,4月30日《南方周末》的版面上为什么会出现这样有明显指向性的文字“肖志军也与医生发生了冲突。‘我不相信医生在治病,我只相信医生在杀人’”,“在那种情况下坚持不签字,或许真的表明,肖志军可能才成了这场悲剧加闹剧中的那个明白人……”。事情说到这个份上,全国炸锅。一方面,中国的医患矛盾已经动不动被激化成为“事件”, 柴会群的报道无疑撩起了社会情绪;另一方面,《南方周末》的记者在连个“妊娠期”该怎么算都没有搞明白的情况下,仅仅翻了一下妇产科教科书就敢去诘问妇产科医生、敢用“谁杀死了李丽云”这样的标题来剑指医生,也引起了不少读者的反感,认为记者倾向性太强烈,不实事求是。

柴会群挺身质问:“问题的核心在于:李丽云到医院是看呼吸系统疾病,孩子根本没有足月,也根本无临产症状,医生为什么非得让其生孩子?”这个柴会群看来的“核心问题”,早在“事发”的第三天,《新京报》就给了答案:“朝阳医院京西院区妇产科副主任赵会荣回忆说,前日下午4时左右,李丽云被送到医院时,出现呼吸困难。经检查发现其肺部感染,多脏器出现衰竭,体内缺氧,处于半昏迷状态。但胎儿还有胎心,需要马上实施剖腹产手术,‘这样可保住胎儿,也可减轻孕妇的负担,大人小孩有机会都救活。’赵会荣说,由于肖志军没钱交住院费,医生请示院领导后,为其办理了欠费住院治疗手续。不过,肖志军拒绝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

如此看来,柴会群是否揣着明白装糊涂?

柴会群的质问,其实与柴会群的记者身份不符。这可以是肖志军提的问题,但不应该是见多识广的记者柴会群提的问题。记者提这样的问题,有无事生非的嫌疑。李丽云不幸死亡后,关心李丽云事件的记者众多,没有一个记者想得出提这样的问题,因为中国的医疗改革虽然出现了种种问题,有的问题也的确很严重,但这些问题与“为了赚取手术费而要致人于死地”是不能混淆一谈的,“为了赚取手术费而要致人于死地”不但突破了道德底线,还直接触犯了刑法,不过这需要证据,而不是推论!

柴会群的质问也是站不住脚的。关于李丽云的孕期长短,柴会群是听肖志军所说,而肖志军根本就不懂得“孕期”是什么!他将4月 12日医生告诉他李丽云“刚刚”怀孕的那一刻当成了孕期的起算日子,这样,从4月12日算到11月21日是不足八个月,可天底下哪有这样计算孕期的?一个不需要是医生才懂的常识是,李丽云4月12日无论看的是中医还是西医,医生能诊断出怀孕,那“孕期”最起码已经有一个月了,也有可能是一个半月!李丽云从知道自己怀孕后再没有做过围产期检查,她并不知道自己预产期的确切日子。从4月12日到李丽云离世的11月21日,历时足32周差一天,再加上4月12日前已经存在的一至一个半月的孕期,李丽云的实际妊娠期就该是36足周到38足周。说“足月”有什么错?

但柴会群坚持:“这是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因为李丽云正是因为被医生诊断为“孕足月”方要求其做剖腹产手术。”

柴会群不应该不知道,医生做剖腹产手术,不一定需要“孕足月”!孕妇如果得了不适宜继续妊娠的病,就得做剖腹产手术,不足月的胎儿如果胎心出了问题,得马上剖腹产。。。。。。也可以这样理解,如果医生需要赚取剖腹产手术费,办法有的是!柴会群认为“至关重要”的问题,根本不成其为问题!对医学常识一无所知的记者,做涉及医学题材的报道似乎太勉为其难。。。。。。

在柴会群看来,呼吸科医生杨汀将李丽云转到妇产科,而妇产科副主任赵会荣竟然“很痛快”地答应(引号是柴会群加的),都是基于“治个‘咳嗽’收费再多也比不了做一个剖腹产手术来钱快”的心照不宣,都是说明医院在杀人。但是按正常思维,如果医院是为了赚取剖腹产手续费,那妇产科副主任将“急性心衰、重症肺炎”的李丽云收治进来还要为其剖腹产,真是脑袋进水了。李丽云当时其实就是个“烫山芋“,这是一个随时都可能死在手术台上的孕妇。剖腹产手术费当时也就三千元左右,与死人的风险相比孰轻孰重,只要心态正常的人,都不会误判。

《南方周末》在李丽云事件过去一年半时介入、继而发表《谁杀死了李丽云》这样耸人听闻的报道,总的感觉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真正剑指的并不是妇产科医生赵会荣,也不单单是朝阳医院京西院区,而是指向朝阳医院京西院区的一次“离奇的改革”。柴会群本人在《驳〈也谈谁杀死了李丽云〉》的博文中,已经毫不隐晦地挑明了这一点:“本人报道的配文‘朝阳医院变形记’中说得已经很清楚,朝阳医院与朝阳医院京西院区完全是两码事,前者是北京一所著名的三甲医院,后者2004年之前还叫“中铁建总医院”(二甲),因为一次离奇的改革摇身一变成为朝阳医院的一部分,并按三甲医院收费,事实上两者的规模、水平不可同日而语。事实上,以朝阳医院东院的水平,特别是其呼吸科的强大力量,李丽云当初如果在那里看病的话,是完全可以救活的。”

柴会群记者认为,朝阳医院京西院区是“一次离奇的改革”的产物。但《朝阳医院“变形记”》一共才一千八百字,这么短的文章能将“离奇的改革”阐述清楚?那才真的离奇了!况且,根据柴会群记者自己的报道,朝阳医院京西院区改革中存在的人事问题、编制问题都已经在2007年就得到了解决,那还有什么重提的必要?就为了再强调一下“李丽云当初在朝阳医院京西院区,为其看病的呼吸科医生杨汀和妇产科医生赵会荣就是分别来自两个不同院区”?

中国的医疗制度改革包括医院的改制的确出现了不少问题,也应该揭露。敢碰“大题材”,也一向是《南方周末》的特色,但立足点应该是实事求是,出发点应该是有利于解决问题。敢碰“大题材”,可以是社会责任感的体现,但“敢碰”不是“乱碰”,“敢碰”需要严谨,需要实事求是,如果触及专业领域,不能自己编造出“专业知识”来贻笑大方(柴会群给一个医学硕士“补一产科常识”:“从受精卵发育成胚胎约需两周”,“孕周数要比胎龄少两周”) “敢碰”也是要守道德底线的,新闻道德的底线就是记者不能用笔来“制造”出事件!如果破了这个底线,媒体的敢碰“大题材”就会酿成社会灾难!柴会群是先有了“李丽云之死是失败的医院体制改革的产物”的主观判断,再故意在产妇“足月”“不足月”的问题纠缠,他利用掌握话语权之便再三强调产妇“不足月”,为的是要用笔制造出一起“医生杀人”事件!这才是《谁杀死了李丽云?》在李丽云死后一年半时在《南方周末》抛出的“深层次”用意!这个用意,不是别人强加的,而正是柴会群自己一再暗示乃至明示的:“事实上,由于过往医改的错误导向,不仅造成‘看病贵、看病难’普遍现实,更是导致医疗服务质量的下降,许多本能治好的病人治不好,许多本不该死的病人死去了。”(柴会群:《驳<也谈谁杀死了李丽云>》

柴会群此句话中的数量形容词“许多”若改成“有些”,这句话就客观了许多。但柴会群既然存心要用笔制造出一起事件,还管什么“客观”不“客观”?“ 许多本能治好的病人治不好,许多本不该死的病人死去了。”多个李丽云,能算多吗?这就是柴会群的逻辑。这个逻辑决定了柴会群注定要破新闻道德的底线!这个逻辑决定了《谁杀死了李丽云?》是记者“主题先行”的产物、是记者制造出事件来印证他要表达的主题的产物!

《谁杀死了李丽云?“丈夫拒签手术致孕妇死亡案”再调查》发表后一周,  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彭伟步就撰文指出:“我经常思考一个问题,媒体非常注重自己的舆论监督的作用,固然有助于实现社会公平,然而,媒体通过道德审判,对某人掌握生死予夺大权,这种现象向我们提出了另一个悖论:谁来监督媒体。没有监督的权力,将造成绝对的腐败,这句话用到媒体身上同样适用。”“如果媒体利用自身的话语权力,不客观地制造非平衡的新闻报道,以民粹化的角度满足公众对社会的不满情绪,从而在发行量、广告收入取得显著性突破,这种话语权转换成经济收益的做法显然违背了道德操守。媒体尽情地玩弄民粹,忽视社会责任,将把公众带入一个非常危险的境地中,造成社会分化严重,情绪对立。”

可是《南方周末》听不进,记者柴会群听不进,一年多以后,柴会群又抛出了《谁制造了深圳产妇“缝肛”门》和更加不可理喻的《“缝肛”门:鉴定说“缝了”,医方露馅了》,继续“尽情地玩弄民粹,忽视社会责任”。

有一名读者在《“缝肛”门:鉴定说“缝了”,医方露馅了》后留言:“南方周末,你让我非常失望。这种观点明显偏向一方的文章竟然也堂而皇之地上了版面。你的中立性何在?你的公正性何在?请你们的记者将情况调查清楚再拿起你的笔。南方周末,请不要沦落为国内普通的媒体!南方周末,你可以不揭露黑暗,但是请你不要制造黑暗!”

(留言链接 http://www.infzm.com/content/49101)

当记者存心要用笔制造出事件时,“制造黑暗”也就难免。

《南方周末》的网站上,上述几篇文章的下面还留有大量的评论,不妨去看一下。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