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光明、王炼利:《网络上,帮派之争已压倒是非之辨?》
2017-09-18 20:02:02
  • 0
  • 0
  • 9

                            

今年2月中旬,在王炼利的凤凰博客上,首次刊登了张光明、王炼利的《<“史傅德”:寻找真实的马克思>一文批注》(以下简称《批注》)。该文作为对《财经》杂志一篇访谈文章的批评,在此后的一段时间里,在学术专业圈子里引起了一些关注,但在网络上应者寥寥,波澜不惊。对此我们不感到意外。在如今的网络上,真诚讨论问题的文章往往是不受欢迎的,受到冷遇原是一件平常的事情。

然而从8月底起,这篇《批注》却出人意料地热了起来!可这带给我们的不是愉快,而是愤怒。事情的来龙去脉大致如下。

8月26日,有个《马列之声》网站与王炼利联系,希望能经得作者同意后转载此文。其措辞诚恳礼貌,因此我们表示了同意。

可是我们随后发现,《马列之声》在转载时加上了一个我们不能同意的“编者按”。其中有这样的文字:“复旦哲系代代‘才人出’,先有声称要找回被恩格斯‘遮蔽’了的‘真正马克思’的俞吾金、吴晓明之流,后有沉迷用西方哲学改造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刘放桐,皆可视作受雇于外国商行贩卖‘西马’货物的中国小贩”,而“‘史傅德’毕竟是前面那几个大湿(师)的同道中人”。

在我们看来,这个“编者按”将持有不同观点的学者任意贴上“受雇于外国商行贩卖‘西马’货物的中国小贩”的标签,是极不应该的。 仅就人之常情来说,刘放桐教授是老一代学者,俞吾金教授已故,哪怕在观点上有天大的分歧,说人家是“受雇于外国商行”,总得有点证据吧?要知道,如果在文革期间,这样的“定性”是可以致人于死地的!而据我们了解,史傅德确有其人,作为学者也还是合格的,不能简单等同于《财经》记者访谈中的这个“史傅德”。也正因此,我们在《批注》中是处处给“史傅德”加上了引号的。我们对这位“史傅德”的批评是尖锐的,但我们仍然不同意把他说成是被“外国商行”雇佣来捣乱的坏蛋。

总之,我们不能让自己同这样一个“编者按”联系在一起,给读者们造成误解。于是在9月11日晚,我们致信《马列之声》编辑,声明了我们的态度,并要求与我们的《批注》一起刊登。声明的主要内容如下:

“拙文对‘史傅德’的批评,仅针对《寻找真实的马克思》一文中存在的大量舛误,并未涉及我们对其他人的看法。编者按语中关于几个中国学者和史傅德本人‘皆可视作受雇于外国商行贩卖西马货的中国小贩’和‘同道人’的评价,并非我们的看法。我们更认为,知识和学术领域的争论,在观点和语言上尽可尖锐,但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给‘论敌’加以这类标签,不是我们的做法。我们无意介入中国的任何派别,也从未介入过中国的任何派别。希望贵刊能刊登我们的这份声明。也希望从贵刊转载了拙文的其他网站能刊登我们的这份声明。”

《马列之声》编辑部的回应是快捷的:

“您好,来信我们已了解,根据你们的要求,声明将以留言形式置顶在原图文后,谢谢。马列之声编辑部Boco.X”。

但是,《马列之声》仅在公众号中刊出了我们的声明,而在《马列之声》网站上,这篇声明是根本找不到的。

到9月11日,已经有近十个网站转载了《批注》。它们全都将《马列之声》的“编者按”与我们的《批注》捆绑在一起。更关键的,大概是受到《马列之声》编者按的“启发”吧,搜狐昆仑策网站、突袭资讯网站竟然移花接木,将标题改成《张光明、王炼利:受雇于外国商行贩卖“西马”货物的中国小贩——<“史傅德”:寻找真实的马克思>一文批注》;乌有之乡网和毛泽东思想旗帜网的标题则是《受雇于外国商行贩卖“西马”货物的中国小贩——<“史傅德”:寻找真实的马克思>一文批注  张光明、王炼利》。

鉴于此,我们不得不再作一项声明:上面这类标题均系伪造,与张光明王炼利无关,我们不承担任何责任。我们从未授权任何其他网站转载《批注》,给我们安上这样的标题,借以挑起纷争的手法是不道德的,令人厌恶的。将这种派系色彩明显的标题强加于我们,无异于栽赃陷害,陷我们于不义。我们一向远离网站派别之争,靠帮傍派不是我们的作为。如果读者想要看到原本的《批注》,请径直到王炼利的博客中去找。

我们写作《批注》一文,是基于不同意《财经》那篇“访谈”对基本事实的歪曲和任意编造。《批注》出台半年了,不见有多少人转载,也未见到批评对象的回应,一旦加上这么一个耸人听闻的标题,一堆网站都跑出来转载了!这表明什么呢?是表明这些网站希望通过转载《批注》,帮助广大读者认识真实的马克思吗?不!它们并不是读明白了我们写此文的用意,更不是对马克思理论有真实的理解,从而支持我们的批驳,而是要给这篇严肃的《批注》扣上个符合他们心意的题目,借以博取大众眼球,并利用来当做砸向其他派别的砖块。这是对我们思考成果的极不尊重,也是对我们做人原则的粗暴蹂躏。

近些年来,中国政经论坛几成帮派纷争的天下,网络上不用正常语言说话,只会彼此骂架,已成常态。这对形成良好的研究和讨论风气造成很大的伤害。对所谓的“左”和“右”,我们可以同意他们各自的一些观点和看法,但不能认同他们的基本倾向,这些倾向以及由此得出的许多结论是从情绪中得出的,而不是通过详细占有资料后通过认真分析得出的理性思考成果。

而像“史傅德”们这样一类人,似乎不能简单归类。他们也许抱有某种善意,但他们在探究理论问题和剖析现实问题时是缺乏诚意的。于是不管他们主观上怎样想,实际上却起到了轻薄、诋毁马克思乃至伪造出一个马克思的效果。他们不负责任地随意乱讲、信口开河,是因为他们炮制的“料”不愁传播渠道,对此他们有经验:只要掌控足够的社会传播渠道,以假乱真是办得到的!而真实的马克思究竟是怎样的,本就不是他们关心的事情。

因此我们以“批注”形式逐条指出《“史傅德”:寻找真实的马克思》荒谬之处,做的只是一件事:“史傅德”所说的“真实马克思”假在哪里?史实的真相是怎样的?史实是真实的存在,不因人的好恶而改变的存在。我们在批注的绪言部分就指出:“我们与‘史傅德’不是观点之争,不是讨论观点上的谁对谁错,而是对于基本史实的真伪之辩!”

我们是认真负责任的。按理说,认真负责的与不负责任的较量,不负责任的肯定较量不过,但是我们有一个根本弱项——也是中国所有不参与喧嚣的学者共同的弱项——我们的声音缺乏社会传播渠道,于是我们较量不过“史傅德”们。举个例子:在《马列之声》要求转载《批注》时,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情:《马列之声》先是在《博客中国》王炼利专栏中的留言栏留言,要求转载《批注》;王炼利亦在留言栏回复,表示同意转载,不想“同意转载”回复发出不到一小时,《批注》全文连带留言栏就从《博客中国》王炼利专栏中“失踪”!这是王炼利自2006年春在《博客中国》开博以来,从未遇到的怪事。是不是因为发现有人要转载《批注》,不希望《批注》流传的人有心让《批注》失踪呢?不得而知。王炼利当即通过邮件告知《马列之声》:我们已经同意转载,但“同意转载”的留言刚发,文章连带全部留言已经被删,我们将马上在《博客中国》再发此文,若再被删,就再发——今天大家能从王炼利博客上看到的《批注》,是王炼利于8月27日《批注》被删的当天在《博客中国》的再次发贴。

较量不过“史傅德”们的另一个例子,是转载《批注》的诸网站将《批注》变成了他们可利用的一块板砖,而我们对此无能为力;逼急了,也只能是无足轻重的两个人发个“声明”。发声明也缺乏传播渠道,反正就是干不过有足够社会传播渠道可利用的“史傅德”们!

《批注》的这些遭遇,说明中国网络上讨论问题的氛围不正常,帮派之争压倒了对是非曲直的较真。但我们还是会较真下去。即使旁人看来如唐吉诃德般可笑,我们也不会改弦易张。因为我们做的事是对的。“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

我们仅有的希望是:能让《批注》遭遇的事情少发生些。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