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房公积金:平民的鸡肋,某些人的“收入”
2016-09-29 13:00:42
  • 0
  • 0
  • 11

     

2010年,新浪网邀我开“数字民生专栏”,每周一期。专栏刚开,就得到众多网友支持和欢迎,网管欢欣鼓舞。但同时一股阻力随之即来,专栏才出了三期,原先约我开专栏的网管“隐身”了,半年后,这位网管离开了新浪网,才发信息告诉我:“王老师,对不起,有人不喜欢你说话。”

现在,我将《数字民生》三期中的一期“谁是住房公积金制度的真正受益者”呈大家——这几天不是都在谈公积金制度的存废吗!


   谁是住房公积金制度的真正受益者

          新浪数字民生专栏 (2010.4) 

           作者:王炼利

  

住房公积金制度如今关系到每个城市居民的切身利益,在“住房商品化”的过程中,的确也减轻了一部分居民的购房负担,但是,谁是住房公积金制度的真正受益者呢?恐怕不是每个人全都知道。

  住房公积金制度始建于1991年的上海,到1996年上海已经有441.15万职工缴交住房公积金,但随着1996年以后的职工大规模下岗,缴交住房公积金的人数逐年下降,到了2004年,只有315万职工缴交住房公积金。到2009年,上海缴交住房公积金的人数是371.13万。也只是13年前缴交公积金人数的84%。

  到2009年,上海在十九年间累计归集的住房公积金金額是2134.10亿,那只相当于上海2009年一年的商品住宅销售额3620.23亿的59%,这是有很多企业为职工缴交公积金水平很低造成。

  长期以来,上海有不少的企业并没有按照职工本人工资比例缴交住房公积金,这些单位是按照上海市“最低工资标准”在为职工缴交住房公积金,上海有30多年工龄且未分过房的职工临到二十一世纪初退休只提取四五千元公积金的也决不在少数。据2005年度的《上海市公积金制度执行公报》披露,在2005年度缴存公积金的职工中,“有84.08万职工缴交水平过低,住房公积金月缴交额低于200元,住房公积金对这部分职工的住房保障作用难以得到体现。”这部分月缴交额低于200元、难以享受住房保障作用的职工人数要占到2005年度缴存公积金总人数的26%!更有占职工总数24%的职工(2004年)根本就没有公积金账户。公报承认“单位不缴或少缴职工住房公积金的现象依然比较严重”。 2007年度的《上海市住房公积金制度执行报告》也提到过一句“住房公积金制度覆盖率还较低,少数单位不正常缴交住房公积金的现象依然存在,住房公积金贷款和使用政策还需要向广大中低收入职工家庭进一步倾斜和支持” 。但是2008年和2009年的《上海市公积金制度执行公报》就不再披露这些“负面消息”了。

  上海还有大量的连“职工”都称不上的私营个体的“从业人员”,他们的住房权益更加没有保障。到2009年,上海就业人员(包括职工人数在内)已经有1058万人,但缴交住房公积金的人数只有371.13万人,缴交公积金的人数只占上海就业人口的35%、占应缴职工人数的67%。

  因此,上海虽然是全国第一个推行住房公积金制度的城市,但是这个制度是否在为最需要公积金支持的中低收入家庭提供了良好服务,是大有疑问的。

  不过,这个制度是在“与时俱进”,与时俱进得更有利于少部分人。

  1997年上海出台《上海市补充住房公积金暂行办法》,“凡依法足额缴存税款的企业和自收自支的事业单位及其所属的具有 本市城镇 常住户口的职工,可以在市统一规定的住房公积金缴存比例的基础上,根据本办法实行补充 住房公积金制度”。 当年缴交补充公积金的职工是4.36万人,缴交补充公积金金额5000万元,人均补缴额1147元。

  从开始缴交补充公积金的1997年算起,一直到2006年,按常规缴交公积金的职工人均“公积金收入”累计不过是2.84万元。而缴交补充公积金的职工通过“补缴”增加的“公积金收入”是人均5.69万元;其人均全部公积金收入是8.53万元,这是仅缴交常规公积金职工的人均“公积金收入”的3倍!上海市职工的个人收入通过“住房公积金制度”的推行,又拉大了一份差距。

  也许是想掩盖这种不平等,自2007年起,《上海市公积金制度执行公报》不再公报补充公积金缴存额。但可以肯定,到2009年末,缴存补充公积金的职工其人均“公积金收入”已经超过10万元。固然这十几万元公积金与房价相比根本不值一提,但是对于更多的职工来说——2009年上海仅按常规缴交公积金的人数是297.24万,“应缴”但“不缴”公积金的职工是182.8万——他们享受的“住房保障”连半平方米的住房面积都保障不了。

  需要指出,机关公务员和参照公务员管理的事业单位人员虽然不属于缴存补充公积金的对象范畴,然而,别以为这部分职工的“住房利益”会受损,上海公务员的工资基数高,仅按常规缴交的公积金本身就可观;到2009年春,政府部门又给机关公务员和参照公务员管理的事业单位人员发放了一次性住房补贴,副科级职员最低可得9.1万元(根据2009年2月5日《证券时报》消息),这9.1万元最低住房补贴,如果按上海市2009年度职工平均工资42789元为公积金缴存基数,得缴存十五年才能够达到。

  很清楚,对国家机关和某些行业而言,这些部门的职工是真正在“享受”住房公积金,住房公积金就是他们巨额收入的组成部分——这可是名正言顺的合法收入啊!

  难怪2009年中央机关及直属机关的公务员报考人数突破百万,竞争比达78:1。我猜测,这百万人中有相当部分可能是冲着住房公积金和住房津贴而去。

***

旧文转毕,提供一组上海从1991年至今的住房公积金数据供大家分析思考

1996年,上海缴存住房公积金的职工人数是441.15万。占上海职工总数的97%。

2012年,上海缴存住房公积金的职工人数是487.58万,占上海职工总数的52%。

2014年上海缴存住房公积金的职工人数是602.96万,而《上海统计年鉴(2015)》却没有统计2014年的职工人数(2013年是1015.2万职工),因此,就没有办法计算2014年缴存公积金的人数占职工人数的比重是多少。

评注:1996年缴存住房公积金人数几乎全覆盖职工总人数,2012年缴交住房公积金人数才占职工总人数一半。2014年上海全市就业人员总数是1365.6万人(上海统计局统计数),职工人数不公布了,只公布“职工工资总额”。2014年的上海职工工资总额是7644亿元,比上年增加1460亿元,上年职工人数是1015.2万人),这个职工工资总额说明职工人数并没有减少,而职工人数不再公布,可能是缴存公积金的职工人数占比太少吧?

从1997年到2009年,上海缴存住房公积金的职工人数最多391.8万人(1997),最少314.91万人(2004)。

从2010年到2015年,上海缴存住房公积金的职工人数最多714.4万人(2015),最少407.5万人(2010)。

评注1997年,上海职工缴存住房公积金人数比上年(1996)下降11%,2004年缴存公积金人数比1996年减少29%。2010年到2015年,上海职工缴存住房公积金人数激增,但职工人数也增加了。

1991年到2013年,上海累计归集的住房公积金总額是4428.72亿元。1991年到2013年,上海累计归集的住房公积金总額是6096.56亿元。

2009年,上海新建商品房销售额4330.22亿元(其中新建商品住宅销售额3620.23亿元),2013年到2015年,上海新建商品住宅销售额依次为3264亿元、2923亿元、4320亿元.

评注:上海2009年一年的新建商品房销售额,就几乎等于这个城市三、四百万职工在二十三年间归集的住房公积金总和。到了2015年底,这个城市累计二十五年的公积金总额只相当于2014年和2015年这个城市新建商品住宅销售额的84%。

*

1992年到2013年,上海累计发放住房公积金贷款3623.16亿元。

1993年到2013年,上海新建商品住宅的个人销售额累计2.59万亿元。

评注:二十二年累计的住房公积金贷款(1992~2013)即使光应对新建商品住宅,也只相当于新建商品住宅二十一年个人销售额(1993~2013)的14%。住房公积金贷款相对于商品房房价,杯水车薪。

*

1992年到2015年底,上海累计发放住房公积金贷款215.5万笔、5288亿元。平均每笔贷款额24.5万元,

2013年,上海1015.2万职工的工资总额是6184亿元。

评注:上海二十四年间累计发放的215万笔住房公积金贷款,只相当于2013年上海1015.2万职工一年工资总额的86%。

*

1992年到2012年,上海累计向167.53万户家庭发放公积金贷款。

1992年到2012年,上海累计拆迁居民户136.3万户。

评注:相当部分的家庭是因为“拆迁”而接受公积金贷款。

*

1992年到2012年,上海发放的住房公积金购房贷款累计支持购房建筑面积约1.52亿平方米。

1992年到2012年,上海累计拆迁民居1.22亿平方米

评注:上海的住房销售直接由持续二十年的大动迁维持。大动迁的动因,是赚取黄金地段与远郊土地的差价。

上海还有大量的连“职工”都称不上的私营个体的“从业人员”,他们的住房权益更加没有保障。到2014年,上海就业人员(包括职工人数在内)已经有1365.6万人,但缴存公积金的人数只占2012年上海就业人口的44%。

以上数据说明,住房公积金对于社会基层经济活动人口而言,连“鸡肋”都谈不上。

至于住房公积金在少部分垄断行业中成为一些人极为可观的变相“收入”,在此不多赘言;国家公务员是如何享受相当于普通职工缴交十几年公积金的“住房补贴”,在此也不加评论。

今天只是想说明这样一个问题:住房公积金制度是在九十年代后期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住房公积金制度制订之初是什么样子的?

住房公积金制度开始实行于1991年的上海。

“当时在上海实行公积金制度,是通过全体市民讨论决定的。我在电视台发表讲话宣布这种办法,然后全体市民讨论三天,大家通过电视等各种形式发表意见,机关团体也行讨论。民意调查表明,上海市民几乎都拥护住房公积金制度。用公积金盖房子,一般十个月就把房子盖起来了,还大大降低了工程造价。实践证明,实行住房公积金制度是成功的。”“我在上海当市长的时候,上海市居民住房每人平均只有四平方米,通过推行住房公积金制度等措施,现在已经达到八平方米了,几年的时间增加了一倍。”

以上一段话,是朱镕基在任国务院副总理后的1997年、在全国住房制度改革工作会议上的讲的。朱镕基讲得属实不属实?完全属实!

那么,在住房公积金制度推向全国的过程中,为什么会变味?变味到在上海本土都与这个制度实行之初南辕北辙?

因为住房公积金制度刚推向全国,“初衷”就被偷换。

“初衷”是什么?

在1977年的这次会议上,朱镕基告诉我们:初衷是“大力建造低价的经济适用住房,推进住房商品化”,初衷是“实现在低工资制度下走住房商品化的道路。”为什么要强调“在低工资制度下走住房商品化的道路”?因为“在低工资条件下,房价搞高了,就实现不了住房商品化。”必须“大力建造低价的经济适用住房,推进住房商品化”。为此,必须在全国建立住房公积金制度。“低工资条件下的住房商品化”“要通过住房公积金实现”;而“强调发挥住房公积金这个资金渠道的作用,来搞经济适用住房,然后用分期付款、保险的办法来推动住房商品化,这是振兴中国经济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措施。”

为了防备有人对“住房商品化”搞“作弊”,将“低工资条件下”的前提偷换,朱镕基在此次会议上特别强调“我讲的是住房,特别是和公积金结合的有一定资金渠道建的经济适用住房,不是高级住宅,也不是写字楼。”“请同志们注意,这次会议进一步强调深化住房制度改革,加快住房建设,完全不同于一九九三年出现过的房地产热。千万别把我们强调的建设经济适用住房、为老百姓解决切身利益的问题简单化为房地产热。”“那些已经盖起来的高档商品房,再等十年,经济发展了,外国人来得更多了,让他们买,中国人是买不起的。”“积压的三千五百万平方米商品房价格要降下来。”

可是结果怎么样呢??!

老百姓是没有办法的。。。。。。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